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

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

2018小說 >> 一朝成為死太監 >> 一個驚喜

荊博文就站在一旁,看著皇上與陸夫人不停的大呼小叫。

陸夫人怎么可能讓皇上將太子荊白玉給叫過來, 若是荊白玉至此, 恐怕他們精心布置的所有計劃,便要付之東流。

宮人們聽到皇上的呼喊聲, 已然立刻有了動作, 想要小跑著出去尋太子殿下。然而才走到門口,便被守門的侍衛堵住。

宮人滿目驚訝, 道:“這……陛下要請太子殿下過來,你們為何阻攔?”

侍衛一看便是陸夫人尋來的人, 乃是陸家出身,根本不理會那宮人的問話,面無表情的執劍站立。

皇上喊了半晌,終于反應過來有些個不對勁兒。

他顫巍巍起身, 踉踉蹌蹌的往門口而去, 眼看著被攔住的宮人,心中“咯噔”了一聲。

皇上一把愣是將門口的大插屏給推倒了去, 呵斥說道:“你們要做什么?沒聽到朕說要叫太子過來?為何阻攔!反了反了!你們是要造反嗎?!你們不怕朕砍了你們的腦袋嗎?!”

皇上一連呵斥, 腦內缺氧面紅耳赤, 頓時間頭昏眼花,根本站立不穩。

陸夫人與康下泉這才慢悠悠走過來。

陸夫人目光中盡是失落之色, 道:“陛下!太子并非您親生孩兒, 您為何這般袒護于他!這是非要將大荊的大好河山, 送與外人手中才心甘情愿不成?!”

陸夫人說著, 立刻將站在一面的荊博文推了過來, 滿眼精光的說道:“陛下您看!陵川王荊博文,可是您的親弟弟啊,也是太后娘娘的親兒子!這親弟弟,難道不比一個野種要可靠的多?”

“朕不相信!”皇上瞪著渾濁的眼目,道:“大膽!你以為朕真的老糊涂了!看不出這是你的陰謀詭計!你們陸家真是狼子野心!竟是敢污蔑太子!你們當真好大的膽子啊!”

“皇上!”陸夫人道:“您在說些什么?!我陸家忠心耿耿,何時做過一件對不起皇上,對不起大荊的事情!倒是皇上您!”

陸夫人仿佛被戳中了逆鱗,整個人瘋狂的大喊著:“倒是皇上!為何這般對待勞苦功高之臣?!臣妾是皇后啊,皇上您為什么這般對我?!臣妾伏侍了皇上這般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皇上為何看不到呢!竟是將我貶為夫人!皇上您當真是——有眼無珠!”

“你說什么?!”皇上劇烈的咳嗽起來,捂住自己的胸口,不敢置信的瞪著陸夫人,道:“你竟然罵朕!你這個刁婦!”

“啪——”

一聲脆響,伴隨著陸夫人晚了半拍的痛呼之聲。

皇上氣怒至極,牟足了勁兒一巴掌打下去,狠狠給了陸夫人一個嘴巴。

陸夫人驚叫一聲,感覺滿嘴的血腥之氣,一邊的槽牙竟是被打的松動起來。

“你敢打我?!”陸夫人道。

皇上大喊著:“來人!將這個刁婦給朕抓起來!朕要砍了她的頭!朕要滅了陸家滿門!一個也不能放過!來人!”

守門的侍衛聽到皇上的大喊之聲,卻未有一個動彈半分。

皇上喊得累了,止不住的咳嗽。他也發覺,根本無人理會自己,當下氣憤的沖將出去,還未跑到那些守門侍衛面前,竟是一個不穩,自己摔倒在地上。

荊博文看著眼前的一場鬧劇,心中也不知是個什么滋味兒。

皇兄看起來的確可憐,然而這一切有因有果,又何嘗不是皇兄一手造成的?誰也沒有資格可憐他,他也并沒有資格,尋求旁人的憐憫。

因果報應,不過如此。

“朕!”

“你們將朕的話!當耳旁風嗎?!”

“大膽!朕命令你們!”

“朕命令你們……”

“咳咳咳——”

皇上摔倒在地,不停的嘶吼著,卻仍是未有人動彈半分。

陸夫人施施然走過來,居高臨下的看著匍匐在地的皇上,眼角和唇角都帶著森然的笑容。

陸夫人踏上前一步,未有扶起皇上,竟是抬腳踩住了皇上的手背。

“啊啊啊啊!”

皇上疼得大喊起來,他渾身無有力氣,竟是無法從陸夫人的腳下將手抽出,只能疼得不斷哀嚎。

“哈哈哈!”陸夫人大笑著說道:“皇上,您也有今兒個!是不是著實想象不出?!”

“陸夫人!”

荊博文終于開了口,走上前去,揮手將陸夫人推開,道:“你這是做什么?想要將外面的大臣全都引來嗎?”

“我已安排了守衛,那些個大臣不可能進來。”陸夫人信誓旦旦的說道。

陸夫人低頭瞧著趴在地上的皇上,目光陰冷無比,低聲喃喃的說道:“他折磨我那么久……我也要折磨他!折磨他!”

陸夫人瘋魔了一般,快速上前,狠狠抬起一腳,便去踹趴在地上的皇上。

“陸夫人!”

荊博文只覺脊背一陣惡寒,呵斥說道:“莫要……”

他話還未有說完,就聽到陸夫人“啊”的一聲驚呼。

陸夫人雙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瞳孔不斷收縮,踹了一腳皇上之后,自己“咕咚”一聲便倒在了地上,嚇得猛抽好幾口冷氣。

“死——”

“死了!”

陸夫人驚恐大叫。

荊博文低頭去看,就瞧見皇上趴在地上,未有站起來,保持這方才的姿勢,伸著手一動不動。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幾人鼻尖都聞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兒,有粘稠的紅色液體,從皇上的身畔緩緩流出。

荊博文腦子里一陣發懵,趕忙蹲下來喊道:“皇上?皇兄?!皇上?”

他伸手將皇上翻將過來,頓時瞧見一片的鮮血,從皇上口中溢出。而皇上整個人頹廢的很,雙眼閉著,呼吸停止,手腳僵硬萬分,的確像是……

死了。

“不!”

“不可能!”

“我只是踢了他一腳罷了!”

“怎么可能死了?!”

陸夫人先前還囂張跋扈,而此時此刻,她已然六神無主,嚇得魂飛魄散,不停的搖頭晃腦,裝扮仔細的發飾都要被她給弄散了去。

“冷靜點!”

康下泉呵斥一聲,道:“此時不是慌張的時候!”

“可,皇上他……”

“他死了!”

陸夫人驚恐的瞪大眼睛。

荊博文摸不到皇上的脈搏,也感覺不到皇上的呼吸。他連忙站起身來,道:“快叫太醫前來!”

“不能叫。”

康下泉攔住荊博文,冷笑著說道:“你們慌什么,皇上去了,這樣新皇才能登基啊!”

“可!”

陸夫人仍是驚魂甫定,道:“可是我……是我殺了皇上,我會……我會被滅九族的!”

“娘娘請冷靜。”康下泉道:“沒有人會知道是娘娘殺了皇上的,小人全不會告訴旁人,而陵川王應當亦是如此罷!”

荊博文想要沖出去找太醫,然而他的動作僵硬無比,他不能如此,孟云深還在陸夫人與康下泉手中。若是荊博文一旦做出什么他們不歡心的舉動,只怕……

荊博文整個人止不住的顫抖著,終于咬下牙,緩慢的站了起身來,道:“我能說什么?還不是你們說了算數。”

陸夫人這才漸漸鎮定下來,道:“對,說的沒錯,沒人會知道是我殺了皇上的。明明是……是荊白玉!對,就是荊白玉!”

康下泉笑了一聲,道:“娘娘您說的沒錯,便是那假太子荊白玉。皇上得知了荊白玉是假太子的消息,想要廢除傳位詔書。那假太子荊白玉聽聞消息,氣急敗壞,所以一怒之下殺了皇上。這合情合理,絕無半點疑問。”

“對,就是這樣!”陸夫人連連點頭,道:“還等什么,快,召集眾臣,我們將這消息告之大家,請大家一起討伐太子荊白玉!”

“不可。”康下泉連忙阻止,道:“娘娘這般作法,實在是過于魯莽,會將我們的大計毀于一旦。”

在這些人之中,顯然康下泉最為淡定。陸夫人一瞧,趕忙問道:“那你說,該怎么辦?!”

康下泉說道:“眼下傳位詔書不能毀掉,要照樣拿出來,宣讀給眾人才是。”

“可是……”陸夫人滿面不解的模樣。

康下泉說道:“等朗讀了傳位詔書,荊白玉馬上成為九五之尊的那一刻,我們再站出來,當場揭穿荊白玉的陰謀!讓他與皇位失之交臂,那樣的感覺,豈不刺激?!”

“你的意思是……”陸夫人慢慢的冷靜下來,略有思索的點了點頭。

康下泉笑道:“還是按照原計劃行事的穩妥一些,不可讓荊白玉有翻身的機會!”

“好。”陸夫人冷笑一聲,說道:“反正我們有了你這一張臉,只要你站出來在大家面前,誰還能看不出你便是荊白玉的父親呢!”

“說的沒錯。”康下泉道:“我這些年過著偷雞摸狗,忍辱負重的日子,也是該到了清算的時間!”

“瘋了……”

荊博文站在一面,忍不住無聲的自然自語,康下泉和陸夫人恐怕都已經瘋了!

“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大事不好!”

喻青崖那大嗓門子,最為常說的一句話,恐怕便是“大事不好。”

荊白玉正坐在席間,聽到這話忍不住頭疼欲裂。

而厲長生陪在一側,聽了反而微微一笑。

“你怎么的還笑的出來?”荊白玉道:“這喻青崖,仿佛便是烏鴉托生轉世的。”

厲長生道:“太子您這可是誤會了喻公子。”

房內不只是他們兩個,還有竇延亭和葛終南將軍在側,就連陸輕舟也是在的,還有喻風酌。

喻風酌無奈的打開房門,讓喻青崖進來,道:“崖兒,莫要一天到晚大呼小叫。”

“爹?!”

喻青崖驚訝的說道:“你怎么也在這里?我有大事兒!真的是大事不好了!”

“到底怎么了?”荊白玉問。

喻青崖沖進房間,來不及行禮,也顧不得坐下,著急忙慌的說道:“太子殿下!皇上……皇上過世了!”

“你說什么?!”

荊白玉驀然而起,目光中有些不確定。

“是真的,就在方才!”喻青崖道:“我聽到的消息絕不是假的,太醫們正趕過去,估摸著很快便會有人來通知太子殿下您的。”

“咕咚——”

旁邊一聲響,竇延亭連忙伸手去接,道:“陸大人?陸大人你還好嗎?”

陸輕舟聽到這消息,只覺得眼前一黑,渾身再無力氣,整個人瞬間便倒了下去。

竇延亭將人摟住,道:“陸大人?”

在場眾人,恐怕也只有葛終南和喻青崖腦子直一些,旁人都是玲瓏心竅,再精明不過的。

陸輕舟明白,皇上不可能無緣無故去世,就算皇上身子骨再差,也不可能這般突然,這絕對是有原因的……

而原因……

陸輕舟不敢細想,但他知道,陸家恐怕這一下子是真的完了。

完了……

荊白玉震驚不已,厲長生聽到這個消息,卻淡然的多,仿佛他早已料到。

厲長生面容淡定到冷漠,道:“皇上去世,請太子殿下做好準備,恐怕陸夫人他們隨時會要發難。”

“我知道……”

荊白玉怔愣了很長時間,這才低聲回答了三個字。

厲長生看了一眼眾人,對他們擺了擺手。

眾人識趣的退出房間,將房門關好,只剩下荊白玉與厲長生兩個人。

厲長生上前兩步,走到荊白玉身邊,伸手將人抱在懷中,低聲說道:“心里難過?”

“難過……”荊白玉低聲嘆息著說:“但是更覺得復雜。”

說是難過的感覺,那不盡然,荊白玉也不知怎么到底怎么想的,復雜的厲害,一時間無法敘說。

厲長生輕輕拍著他的后背,道:“沒關系的,日后有我陪著你。”

“我知道。”荊白玉也死死抱住厲長生,道:“只要有你就夠了,所以你千萬不要離開我,千萬不要……”

“這可不行。”厲長生忽然笑著說。

“你說什么?!”荊白玉震驚的仰起臉來,抓住厲長生的手勁兒更大,道:“你這話什么意思?”

厲長生眼看著荊白玉突然炸毛,止不住笑了一聲,道:“長生眼下就要離開小白一會兒,不過很快就會歸來。”

“不行,不讓你走。”荊白玉立刻又抱住了厲長生,耍賴一般的說道:“你要去哪里?我跟你一起。”

“太子不方便過去。”厲長生道:“所以長生一個人就好,太子稍等我片刻。”

荊白玉仍是抱著他不松手,道:“反正我不叫你一個人去,你必須帶著我。”

“嘖嘖,堂堂的大荊太子,這是在耍賴嗎?臉皮厚得很呢!”

荊白玉剛說完,就聽道一個聲音傳來,帶著濃濃的譏諷與鄙視。

不用說,不用瞧,不用想,荊白玉便知道這聲音的主人是誰,決計便是姜笙鈺無疑!

皇上的壽宴結束,姜笙鈺作為前來朝拜的姜王,理應離開大荊返回姜國去。不過姜笙鈺舍不得離開厲長生,所以故意在驛館多逗留了幾日。

正好又趕上皇上要親自往城郊祭拜,姜笙鈺干脆便提出一同祭拜的提議,于是這番下來,便跟著一道前來了城郊。

姜笙鈺抱臂站在窗口,窗戶不知道什么時候打開的,姜笙鈺滿臉鄙夷之色,眼神輕蔑的厲害。

“姜笙鈺?!”荊白玉登時惱了,放開厲長生沖到了窗口,道:“誰叫你偷看的?你來這里做什么?”

姜笙鈺露出勝利者的微笑,道:“你不知道啊?是我叔叔叫我來的?否則我怎么會來找你呢?”

荊白玉不敢置信的回頭,厲長生無奈的笑著站在原地。

厲長生道:“你們兩個莫要一見面就吵架,的確是我叫鈺兒過來的。”

“不許叫他鈺兒!”荊白玉瞪了一眼厲長生。

姜笙鈺“嘖嘖”兩聲,道:“你這么小心眼子,我叔叔以后的日子怎么過啊。叔叔,不如和我一起回大姜去罷!”

“好了好了,莫要吵架。”厲長生在中間做和事老,說道:“小白,我要離開一會兒,鈺兒陪你在這里,你們莫要亂走,可知道了。”

“他陪我?!”

荊白玉不敢置信,原來真的是厲長生將姜笙鈺叫過來的,還是用來陪自己的?

姜笙鈺看似很是不甘心,但還是老實的點頭,道:“我知道了,不會叫太子少一根汗毛的。”

荊白玉不放心厲長生一個人,其實厲長生同樣不放心荊白玉,所以特意將姜笙鈺給叫了過來,有姜王在旁,就算有人想要有所動靜,那也要多多思量三分。

荊白玉哪里能不知道厲長生的意思,他看起來別別扭扭的,最后欲言又止,只要小聲說:“你自己小心,我……我會很乖的。”

厲長生聽了一笑,微微彎下腰來,在荊白玉的額頭上親了一下,道:“乖,小白真乖。”

有姜笙鈺陪著荊白玉,不只是安全,還會熱鬧許多,免得荊白玉心中復雜難以平息,厲長生這般也算是用心良苦。

姜笙鈺看著旁邊兩人你儂我儂的,頓時感覺牙都酸倒了,嫉妒的整個人就要炸裂。

他忍不住抱臂翻了個大白眼,嘟囔說道:“多大的人了,還乖呢,我看都是裝出來的!哼……”

厲長生與荊白玉說了幾句,隨即便離開了房間。

荊白玉這才變臉一樣,瞬間從一臉乖巧變成了面無表情,瞇著眼睛上上下下打量姜笙鈺。

“哎呦呦,我叔叔才走,你就原形畢露了?”姜笙鈺道:“這變臉的功夫,平日里沒少練罷?”

荊白玉冷笑說道:“看來你是嫉妒我。”

姜笙鈺氣得瞪眼睛,道:“誰嫉妒你這個小屁孩!”

荊白玉道:“你不承認也沒關系。反正厲長生只喜歡過一個人。”

“荊白玉,你得意個什么?”姜笙鈺趴在窗口,探著身子說道:“你等我進去,撕爛你那張善變的臉。”

“你若是進來了,”荊白玉抱臂瞧他,道:“一會兒被欺負得大哭,可別與厲長生告狀。”

“你說什么?”姜笙鈺氣得頭頂冒煙,道:“你等著,我這就進去。”

姜笙鈺雙手一撐,便要翻身進入房內。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有人拽住了姜笙鈺的衣襟,姜笙鈺一個趔趄,差點子磕在窗欞之上,那可便要狼狽不堪。

姜笙鈺回頭一看,道:“馮陟厘!你做什么?你是不是故意的,拉我干什么?我差點……”出丑。

馮陟厘淡淡的看著他,道:“厲大人找我來勸架的,說讓你們熱鬧熱鬧就算了,莫要真的動手打架。”

看來厲長生對于荊白玉和姜笙鈺的了解十足充分,還是留了后手的。

姜笙鈺瞪著眼睛,道:“若不是荊白玉他嘴巴欠,我能與他動手打架嗎?”

馮陟厘語速很是平均,仍是淡淡的說道:“姜王好歹是個體面之人,怎么欺負比自己年紀小的,如此說出去怕是會被恥笑。”

“你說什么?我怎么欺負他了?”姜笙鈺道:“我不能欺負比我小的,好啊。馮陟厘,你比我大了罷,是不是討打?小心我……”

姜笙鈺舉起拳頭來,威脅的瞪著馮陟厘,下一刻便要將他揍得滿地找牙一般。

不過姜笙鈺這話未有說完,就覺得自己渾身不得勁兒,有點軟綿綿的動不得。

隨即姜笙鈺身子一歪,控制不住的便倒了下去,對著馮陟厘便來了個“投懷送抱”……

馮陟厘默默的展開手臂,接住了撞進懷中的姜笙鈺。

“你,你給我……下……藥……”

姜笙鈺說話十足費勁,呼吸紊亂不止,根本說不利索。

“姜王,這只有武功,有勇無謀,也是不好使的。”馮陟厘唇角揚起一個輕微的弧度。

荊白玉雙手托腮,趴在窗欞上瞧著外面的姜笙鈺,“嘖嘖”了兩聲,道:“還是我師父厲害,分分鐘搞定一只小狼崽子。”

“荊白玉……你……你等著……”姜笙鈺結結巴巴的說道,話語中威脅的意味,實在是微不足道。

皇上駕崩的消息很快傳出,眾臣一時間無不怔愣。

然而大家也并無多想,畢竟皇上的身子骨早已大不如從前,先前落水之時,朝臣們便覺著皇上可能不行了。

這些年來,皇上早已不怎么管理朝政,都是太子荊白玉在處理。所以就算皇上駕崩,對于眼下的大荊來說,也并無太大的動蕩。

朝臣們震驚之余,卻又無有太大的反應,心中均想著,這新皇必然就是太子荊白玉了,并無他人之選。

皇上早已寫好了傳位詔書,一些個大臣也是知道的,本就打算這次祭祀之后,將傳位詔書拿出。所以新皇的事情,恐怕已然十拿九穩,根本出不得什么岔子。

“厲長生還沒回來嗎?”

荊白玉回頭看了一眼伺候的靈雨。

靈雨為荊白玉換好新的衣裳,垂著頭道:“厲大人離開之時吩咐過了,請太子先去處理正事,不必等他。”

荊白玉嘆息了一聲,厲長生總一副神神秘秘的樣子,不知去了哪里,這一去這么長時間,著實讓人擔心的厲害。

靈雨笑著說道:“太子殿下,您應該相信厲大人才是啊。”

“我相信他。”荊白玉道:“我可是這個世上,最為信任他的人了。但是……我這心里頭,還是止不住的擔心。”

患得患失,全不似荊白玉平日里殺伐果斷的模樣,遇到厲長生的事情,荊白玉就止不住的猶豫。

靈雨聽了又忍不住笑了出來,道:“太子殿下放心罷,厲大人是去為太子殿下準備驚喜去了,不會出事的。”

“太子!”

喻青崖又跑了過來,道:“朝臣們都已經聚集在大殿了,就等著太子殿下您過去。”

荊白玉點點頭,道:“靈雨,若是厲長生回來了,叫他快去尋我,可知道了?”

“是,婢子明白。”靈雨垂頭道。

荊白玉沒有旁的辦法,時間不可等人,當下站在鏡鑒之前,整理了一番自己的衣裳,便隨著喻青崖一道從房間出來,往大殿而去。

本來要用于祭祀的大殿之內,朝臣已經全部聚集于此,所有人低聲議論著。也不只是誰說了一句“太子來了”,眾人又瞬間寂靜無聲。

隨著“踏踏踏”的腳步聲,荊白玉出現在眾人目光之中。

眼下荊白玉還是大荊的太子殿下,然而大家心中都明了,不用多時,荊白玉的身份就要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朝臣們連忙分散開來,為太子殿下荊白玉讓出一條道路。

荊白玉板著嘴角,從殿外緩緩而來,緩慢地踏上高臺,微微垂了眼睛,去俯視著大殿之內恭敬的朝臣們。

荊白玉垂著眼目,心中略有些個波動,心想著此時此刻,厲長生明明應當在自己身畔才是。

有內侍擎著先皇的詔書前來,恭敬的站在荊白玉跟前。

荊白玉也不多說,只是擺了擺手罷了。那內侍立刻小心翼翼的展開詔書,準備宣讀先皇的傳位詔書。

一切瞧上去都是如此的順理成章,朝臣們跪拜于地,并無一人有所異議。

“且慢!”

內侍擎著先皇遺詔,一字一頓的讀罷了,朝臣們還未及山呼萬歲之時,一個十足刺耳的聲音,突然傳來。

眾人循聲望去,就見一個衣著華麗的婦人,急匆匆的從大殿外跑了進來。

“是陸夫人?”

“陸夫人怎么來了?”

“這是怎么回事?”

眾人還盡數跪拜在地,一個個面露驚訝。

陸夫人日前乃是皇后,是荊白玉的養母,與昔日的太子殿下,如今的新皇關系匪淺。然而即便如此,眼下這緊要關頭,也無有陸夫人突然出現的道理。

荊白玉負手而立,站在上面俯視著跑入的陸夫人,嘴角掛著冷酷的笑容,道:“陸夫人,如何此時入殿?”

陸夫人一路高喊著:“等一下,等一下!”

她擠進大殿,終于站在了大殿的中央,仰頭瞧著萬萬人之上的荊白玉,目光中充滿了森然的憎恨。

陸夫人朗聲說道:“荊白玉不能繼承皇位!”

“什么?”

“陸夫人瘋了嗎?”

“她如何敢直呼新皇的名諱?!”

陸夫人一言頓時引起軒然大波,旁邊的葛終南將軍第一個站出來,呵斥說道:“大膽!陸夫人直呼新皇名諱,這乃是大不敬的罪過。”

陸夫人冷笑一聲,道:“我為何不敢直呼荊白玉的名諱?!你們都被騙了!他根本不配當什么新皇!”

喧嘩一片的大殿仿佛是倒入冷水的熱油,噼里啪啦的更是爆炸開來。眾人紛紛議論起來,對著陸夫人指指點點,均是覺著陸夫人瘋了。

陸夫人大聲說道:“我沒有瘋!荊白玉根本不是大荊皇室子嗣!只有陵川王荊博文才是正經的皇室之后!荊白玉他是個野種,他是騙人的,他根本不是先皇的孩子。”

“這怎么可能?”

“是啊,不能的事情。”

“陸夫人這是什么意思?”

陸夫人喊道:“我沒有騙人!我有證據!”

荊白玉負手而立,站在最高的位置上,他垂頭瞧著混亂不堪的大殿,終于露出一個微笑。

荊白玉不急不緩,淡淡的說道:“陸夫人有證據?那就請在眾位朝臣面前,將證據拿出來!”

“好!”陸夫人當下一口答應下來,說道:“荊白玉!你騙得了別人,根本騙不了我!你的生父乃是日前宮中的一個侍衛罷了,叫做康下泉!是也不是?!是你的母親與康下泉私通,禍亂宮闈,這才有了你!有了你這個野種!你這樣的野種,憑什么繼承皇位?皇位不該是你的。”

陸夫人一口氣喊了出來,嗓子喊得都有些個沙啞。

眾人聽聞,喧嘩聲反而消失。或許是太過驚訝,使得眾人已然目瞪口呆,根本不知這時候說些什么好。

若真如陸夫人所說,太子乃是個侍衛與后妃私通的孩子,那……

那大荊恐怕要變天!

朝臣們心中瞬間涼了一片,不管太子身份是真是假,太子手中所攥的兵權,那都是真的。

若太子一時被激怒,想要玉石俱焚,這滿殿的朝臣,怕是……

一個都活不了。

陸夫人卻不管這些,心中只想著如何將荊白玉拉下皇位。

荊白玉的身份一旦曝光,他便名不正言不順,就算用武力兵權繼承了皇位,日后他在這個寶座上,亦是不得安穩的,定然時時刻刻都有人詬病他,想要推翻他。

陸夫人冷笑著說道:“怎么樣?荊白玉!這些你早就知道了罷!但是有一點你絕對不知!康下泉他如今就在殿外!你的親生父親就在殿外!只要他走進來,眾人就會一眼看穿你陰毒的詭計!”

康下泉就在殿外……

荊白玉面色仍是淡淡的,嘴角的冷笑變成了苦笑,自然自語的低聲說道:“我怎么會不知呢……”

陸夫人展開手臂,大聲喊道:“大家莫要被荊白玉蒙蔽了眼目。荊白玉的父親康下泉就在殿外,康下泉與荊白玉長得一模一樣!大家只要看一眼,便能知道荊白玉到底是誰的孩子!到底是不是野種!”

“來人!”

“將康下泉帶進來!”

陸夫人急不可待的高喊著。

“刷”的一下,眾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殿外,翹首以盼的看過去,心中皆是忐忑不安。

果然……

有個白衣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噠噠噠——”

腳步聲十拿九穩,不慌不忙。

“嗬——”

有人倒抽了一口冷氣。

安靜大殿終于發出了一點聲響。

“這人是誰?”

“陸夫人口中的康下泉嗎?”

“哪里與太子想象?”

“看不出啊……”

朝臣們議論的聲音漸漸變大,對著走進大殿的白衣人指指點點。

“噗嗤——”

有人禁不住笑了出聲來,竟是站在角落的陵川王荊博文。

陸夫人滿面期待,期待到滿臉猙獰的地步。

然而很快的,她的表情變成了怔愣和不敢置信。

陸夫人推開旁的朝臣,跑到了白衣人跟前,道:“你是誰?”

“誰叫你進來的?康下泉呢?!”

“快把康下泉叫進來!”

白衣人已然被陸夫人的反應給嚇懵了,道:“娘娘您在說什么?我就是康下泉啊!”

“放屁!”

陸夫人已經顧不得體面,大聲呵斥說道:“你是不是荊白玉派來的?你怎么可能是康下泉!你根本不是康下泉!”

白衣人莫名其妙,指著自己說道:“陸夫人!你到底怎么了?我就是康下泉啊!我們不是說好了,你讓我這個時候走進來的!”

朝臣們仔細打量著走進來的白衣之人。

皮膚小麥色,生著一副狹小的三角眼,鼻梁又癟又大,那蒜頭鼻上密布著黑頭,嘴唇薄的過分,一瞧便是副刻薄模樣。

右邊臉頰之處,還長著個碩大的黑痣,老鼠屎一般,極為醒目。

“這……”

“這人就是康下泉?”

“和太子殿下哪里相似?”

“陸夫人莫不是瘋了?”

朝臣們眼看著康下泉出現,心中竟是齊刷刷松了口氣。先前他們還在想著今兒個算是完了,眼下卻峰回路轉云開雨霽。

走進來白衣之人,的確便是康下泉無疑,然而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臉上發生了什么樣的變化。

康下泉一頭霧水,眼看著陸夫人發瘋發狂,道:“陸夫人!你到底怎么了?!我真的是康下泉!”

“你不是!康下泉怎么可能長這個模樣!”陸夫人喊道。

“我?”康下泉這才隱約感覺到不對勁兒,摸著自己的臉,道:“我的臉怎么了?我的長相怎么了?”

臉上不疼不癢,根本感覺不到絲毫問題,怪不得康下泉一臉迷茫。

康下泉下意識的用袖子去蹭自己的臉,然而根本什么都沒有改變。

“呵——”

站在上首的荊白玉止不住低笑了一聲,道:“看來這便是厲長生給我的驚喜啊……”

“對對對!拿水來!”

陸夫人突然恍然大悟,道:“把臉上的東西擦干凈,大家就能看清楚了!”

“拿水來!”

陸夫人瘋狂的大喊,然而這一殿朝臣,均是以為她瘋了,怎么可能幫她去端水來。

陸家人也是不敢輕舉妄動,畢竟竇延亭與葛終南將軍都在場,周圍都是荊白玉的侍衛們,若是誰敢動一動,恐怕立時人頭落地。

“小白,驚喜嗎?”

就在這混亂不堪的情況下,忽然有人在荊白玉耳邊,低聲溫言開口。

荊白玉立刻回頭去看,就瞧厲長生不知何時來的,竟是已站在自己身邊。

“果然是你搞得鬼啊。”

荊白玉道:“你方才是去給……給康下泉畫面妝了嗎?”

“是啊,”厲長生微笑著點頭,道:“被小白猜中了。”

厲長生想過,要如何擊碎陸夫人與康下泉的計劃。若是悄無聲息的解決掉陸夫人或者康下泉,并不是不可以,然而這般一來,陸家人指不定便會哪一日死灰復燃。

最好的辦法,就是在眾人面前,讓他們欣喜若狂,然后再墜入萬劫不復的地獄之中。

從孟云深被俘開始,一切都是個圈套。

孟云深接到了厲長生托喻風酌送去的信件,隨即佯裝放松警惕,一個人離開府邸,給了陸夫人可趁之機。

陸夫人綁架孟云深,用以要挾荊博文,想要將荊博文當做自己的傀儡皇帝。

陸夫人一心以為,自己抓住了荊博文的軟肋,所以荊博文必須要聽從自己的安排,絕不敢耍什么小動作。

然而就在剛才,荊博文拿了馮陟厘給他配置好的迷/藥,趁著陸夫人與康下泉不注意,放在了康下泉的茶水之中。

康下泉飲了茶水昏迷不醒,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荊博文得手,立刻讓人去通知厲長生,將厲長生秘密帶到康下泉的房間。

厲長生早已從系統商城之中,兌換了不少美妝產品,尤其是定妝產品,可沒少下血本,快速的給康下泉畫了個全妝,將他改頭換面。

康下泉在沉睡之中,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與荊白玉絲毫相同之處也無有。

康下泉頂著與他截然不同的模樣,出現在眾人面前,誰能瞧出他是荊白玉的親爹?所有人都會覺得,康下泉和陸夫人是瘋了。

陸夫人精心設計好的計劃,一時間付之東流,竟是當場打了自己的臉面。

“果然……”

荊白玉笑著側頭去看厲長生,道:“沒有人比你更壞了。他們想和你比,都差的遠呢。”

“小白這話,”厲長生無奈的說道:“可是在夸獎于我?”

“自然是,你難不成聽不出來?”荊白玉笑著道。

“小白這只是夸獎一番,著實沒什么誠意。”厲長生湊近他的耳畔,道:“難道不應當給些個旁的獎勵?”

“獎勵?”荊白玉莫名的臉頰有點泛紅,也不知他此時此刻想到了什么。

厲長生笑的意味深長,道:“小白可是想到了令人羞恥的事情?”

“我什么都沒想。”荊白玉立刻否認,道:“沒有獎勵,什么都沒有。”

“小白,”厲長生溫聲說道:“其實我要的獎勵很簡單,不需要小白做什么的,只需要小白……叫我一聲老公。”

※※※※※※※※※※※※※※※※※※※※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之槿 5瓶;吃土少女在佛系 4瓶;魔小落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喜歡一朝成為死太監請大家收藏:(www.twkuql.tw)一朝成為死太監2018小說更新速度最快。

一朝成為死太監最新章節 - 一朝成為死太監全文閱讀 - 一朝成為死太監txt下載 - 長生千葉的全部小說 - 一朝成為死太監 2018小說

猜你喜歡: 快穿之嬌妻海賊之副船長紅心[快穿]你為什么不愛我心有猛虎嗅薔薇EXO之誤入狼窩SCI謎案集(第四部)SCI謎案集(第二部)快穿攻略:黑化男神,追到底天龍八部之梁蕭老子是兵王[快穿]拯救男配計劃穿越奧特曼之歸途墨莎[穿書]黑化圣騎士小甜餅道醫無限求生主角光環算什么修真界最后一條龍傲嬌王爺萌萌噠在星辰中浪[星際]每天在作死中直播[綜]天生女配地府全球購快穿影帝炮灰逆襲系統[快穿]快穿攻略,黑化女配要洗白
完本推薦: 高能二維碼全文閱讀大明王侯全文閱讀星際之棄子逆襲全文閱讀前任遍仙界全文閱讀以后少來我家玩全文閱讀她的小梨渦全文閱讀文藝時代全文閱讀撿寶王全文閱讀潤玉后傳全文閱讀重回我爸當校草那幾年全文閱讀暗黑系暖婚全文閱讀神級高手在都市全文閱讀許你萬丈光芒好全文閱讀重生奮斗在八零年代全文閱讀斗羅大陸全文閱讀神級大魔頭全文閱讀長女全文閱讀[紅樓]夫人套路深.全文閱讀懸命游戲全文閱讀有錢君與裝窮君全文閱讀
最近更新: 至尊特工百煉飛升錄臨淵行極品捉鬼系統箭魔超品命師猛卒撿個校花做老婆攻略極品漢闕末世吾乃寶媽一妃雖晚不須嗟科技圖書館試圖慎重的DND冒險者摘仙令第一贅婿無妄輪回志錦繡棄妻戰雛重生之大學霸我這穿越有點怪海軍從士兵突擊開始冥王退休計劃純陽武神絕品小神農我的貼身校花天價寵兒:總裁的新妻斗破之無上之境絕世神王在都市武破九荒

一朝成為死太監最新章節手機版 - 一朝成為死太監全文閱讀手機版 - 一朝成為死太監txt下載手機版 - 長生千葉的全部小說 - 一朝成為死太監 2018小說移動版 - 2018小說手機站

陕西快乐十分中奖查